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www.66441.com >

美国货币政策何处去?鲍威尔的降息解释令人浮想联翩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19-10-05  

  美联储稍早前的会议公告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国会听证,发出了近4年来难得的鸽派声音,几乎直白地告诉市场,美联储准备降息了。果然,8月1日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鉴于自6月以来收集到喜忧参半的数据,这次降息是出于提升通胀、防止经济潜在的下行风险扩大,是“经济周期中期调整”。各方舆论的解读则认为这暗示美联储并不肯定会否在今年晚些时候进一步降息。尽管鲍威尔一再表明此次降息与特朗普的言论无关,美联储围绕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制定政策,不会因政治压力或“为证明自身独立性”而调整政策,但鉴于一个多月前特朗普对美联储的威胁,世人不禁产生种种联想。尽管鲍威尔一再表明此次降息是“经济周期中期调整”,美联储围绕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制定政策,不会因政治压力或“为证明自身独立性”而调整政策,但鉴于一个多月前白宫对美联储的威胁,世人不禁产生种种联想。

  一个多月前,美国媒体曝秘闻,白宫认真考虑过美联储主席是否该换人。特朗普一向做事出人意料,但如此直白向美联储施压,还是令市场震惊。须知,这挑战的可是发达国家近40多年来达成的经济共识——央行的独立性。

  二战以后,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被广泛接受,特别是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宏观调控,深得西方各国政府的欢心。西方国家的政府周期性地面临选举压力,各党派、各候选人都有意愿通过刺激性经济政策增加就业,树立政绩,争取选票。但长期使用宏观调控政策的后果代价也逐渐显现:刺激政策需不断加码,最终在适应性预期和挤出效应的作用下失去效果;政府赤字不断增加,货币贬值,通胀高企。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发达国家相继进入通胀高达两位数、经济却停滞不涨的“滞涨”阶段。伴随对“滞涨”的反思,对一战以后德国超级通胀的痛苦记忆,社会普遍认识到,不能再放任政治周期性地影响货币政策了。央行的独立性应运而生。发达国家不断从制度上切断政府和央行的联系,央行被赋予独立决定货币政策的权力。在决定货币政策时,央行只应该考虑经济状况,特别是通胀。货币政策的多重目标中,稳定币值被置于更重要的位置,成为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出发点。

  从制度安排上看,美联储的独立性可能不如欧洲同行,但美联储直接向国会负责,甚至在某些方面拥有不受国会约束的自由裁量权。美联储理事会理事的任期为14年,远远长于总统任期,白宫很难通过人事任免来影响美联储的货币决策。

  上世纪70年代末,为了应对滞涨,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沃尔克不顾任命其为美联储主席的卡特总统意见,将基准利率提高至20%左右。通胀应声而落,但代价不菲,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翻番,卡特总统在连任竞选中落败。然而,这次铁腕加息,却成了美国经济走出“滞涨”泥淖的起点,为里根的改革创造了条件。因此,虽然短期内有人把经济衰退称为沃尔克衰退,但时至今日,美联储和沃尔克本人都获得了充分的肯定。此后,格林斯潘再次拒绝老布什总统的加息要求,导致其竞选失败。即便如此,在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位总统的任上,为避免舆论压力,也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向美联储施压,也未有新闻披露他们有此倾向。

  美联储此时由鹰转鸽,固然有经济因素,如5月就业数据疲软,通胀回落至2%的区间以内,国债收益率扭曲等,但这些理由并不充分。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和失业率数据表现出来的趋势明显不一致,非农就业数据具有较强的月度波动;美国经济倾向消费强劲,全网最有牌面的女主播生日收钱到,居民消费信心处于历史高位;房地产和股市等资产价格都维持在高位,较大概率存在泡沫,这些都可以成为美联储拒绝降息甚至维持加息周期的理由。在经济数据支持力度不足的情况下,虽然鲍威尔在国会听证会上始终强调美联储的独立性,但由鹰转鸽的时间与特朗普的强硬发声怎么如此巧合?

  事实上,西方各国央行的独立性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就不断被削弱。在经济危机时,美联储通过极端扩张资产负债表拯救了市场;经济危机后,每逢美股波动,美联储的政策总会有所软化。有论者直呼,美联储被市场绑架了。如果此时市场再对美联储与政府的关系存有疑虑的话,无论美联储还是美国经济,都将受到严重考验。

  一旦市场确认,美联储在向白宫的要求低头,那么所有人就等于拿到了“美联储期权”,即经济金融一旦有风吹草动,美联储就会宽松,那不顾一切做多,就是唯一正确的投资选择,而不断创造新高的股指又“自我实现”地确认了这种“判断”。上世纪80年代后,美联储货币政策过度宽松,最终都表现在资产价格上而非物价上。近4 年的加息周期后,美国股市仍维持在高位。这令世人越来越担心,是不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还是过于宽松了?货币宽松带来的资产价格泡沫,有多大的危害,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和2008年次贷危机中大家都领教过了。

  一些央行掌门人在离任后的回忆录中,都对在任时的决策艰辛大倒苦水。美联储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主席马丁曾这样形象地描述央行的职能:“政策制定者的工作就是在宴会如火如荼之时悄悄拿走诱人的酒杯。”耶伦也说过,央行有时需要做不受欢迎的事。美联储多发货币,好处是直接的,至少对白宫是这样,而代价则在远方。但历史告诉我们,代价一定会来,而且会很高昂。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开码现场结果| 一肖一码九龙挂牌图| 天天好彩文字玄机资料| 香港王中王网站生肖卡| 仙人掌高手论饭坛正供香港马| 天下彩天空彩正版资料| 赌经精选全年赌经彩图| 彩霸王全年图纸记录| 中彩堂九龙内慕十期中十期| 一肖中特单双中特|